最快小说网 > 宋成祖 > 第398章 岳云的生路

第398章 岳云的生路

作者:青史尽成灰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
最快小说网 www.zkxsw.com,最快更新宋成祖 !

    赵桓谈了自己的看法之后,便回到了龙椅上,笑容可掬……“一家人尚且不免摩擦冲突,便是父子夫妻,也不能完全心意相通……治家不容易,治国就更难了。”

    对于这话,赵佶表示说得很有道理,老夫就是没把家治明白,不然岂容你这个小崽子在上面猖狂……

    “难道朕指望的是府库丰盈……随便任用个官吏就是贤臣……文臣武将和睦,国势蒸蒸日上,朕垂拱而治,就能安享太平?不会的,朕没有那么脑残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朕也要提醒大家伙,同在一个屋檐下,都吃的是一碗饭……文武之间,要相互体谅,要相互理解……最最关键,是要知道大宋的利益所在……德远。”

    赵桓点到了张浚,这位年轻的官吏慌忙站起身,惶惶不安道:“臣鲁莽了,请官家治罪!”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赵桓摆手,“你说的话算不错……如果是别人讲出来,朕还会奖赏……可若是戎政大臣说出来,朕就难以认同了。德远,你以为主掌一国戎政,应该干什么?”

    张浚沉吟了片刻,才躬身道:“是,是强军!”

    “嗯!”赵桓缓缓道:“靖康之耻,殷鉴不远,朕不希望大家伙这么快就好了伤疤忘了疼,千万般的事情,归根到底,还是富国强兵……不能把最重要的东西给忘了……说来说去,你还是需要历练啊!”

    赵桓道:“喝完这顿酒,明天你就出燕京,去考察燕山一线……朕给你个任务,就是把农耕和游牧的区域区分开……同时给朕绘制一条长城线路,再把周围的民情弄清楚,不管是汉人,还是契丹,女真,都要一清二楚,然后上呈给朕。”

    张浚急忙躬身答应,这可是个辛苦活儿,并不好干。

    说完了这事,赵桓终于恢复了笑容可掬的模样,“来吧,这回御宴朕可是花了不少钱,美酒美食,不可辜负……咱们喝酒!”

    赵桓看得开,但是其他人却有些若有所思,让他们敞开了没心没肺地喝酒,怕是不可能、

    尤其是武将之首的秦王韩世忠,他隐隐有所察觉,似乎事情不是那么简单……张浚可不是那些榆木疙瘩一样的老臣,他是赵桓带出来的臣子。

    也不是说张浚就可靠,毕竟还有万俟卨那种贪臣在前……可张浚站出来,到底还是代表一些东西的。

    挤占朝廷财赋过多的御营,的确有点成为众矢之的的架势,能挡住一次,两次,终究不能挡住三次,五次……或许该有个新的办法了。

    一场御宴,在诸多思量中结束了。

    赵桓也由于他的算盘太多翻车了。

    如果想讨论戎政,就单独开御前会议,严肃讨论……如果想快快乐乐喝一顿庆功酒,就不该提朝政,两样都想要,结果就是两样都模糊了,全都没聊到位。

    更糟心的是,那么多钱都白花了。

    肉疼啊!

    “去把韩世忠和岳飞请来,朕有话跟他们单独聊。”

    御宴的第二天,虞允文屁颠屁颠,把两位大王叫进了御帐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粱扬祖也找到了韩昉。

    “圣人旨意,宋金之间,仇深似海,不是议和的时候,韩先生尽快返回,切莫停留,不要奢望!”

    粱扬祖冰冷的话语,宣布了议和无望。

    韩昉的脸色十分难看,甚至有心丧若死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梁尚书,敝国诚心议和,便是自去国号,纳贡称藩,我们也是愿意的。上国又何必如此意气用事?”

    “且不说耶律大石野心勃勃,便是东西蒙兀,乞颜诸部,也都不是池中之物,他们早晚必定会起兵造反……敝国已经无力南下,正好为上国戍守北疆,以为藩篱,我不明白,上国为什么不答应?”

    韩昉这几句话,堪称杀伤力十足,平心而论,金国能让步到这个程度,已经大出宋朝君臣的预料了。

    只是对不起了,大宋认为时机不到,那就是不行!

    毕竟金国各种人马加起来,还有小十万,如果给他们时间,甚至会死灰复燃,如果不把兀术这群人彻底灭了,议和根本是自欺欺人!

    “韩先生,你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韩昉又是深深吸气,长久压抑的怒火也按捺不住了。

    虽然金国处境很惨很惨,但是你们也别太得意,几年前可是大金压着你们打……现在的大金也只是战败,而没有投降。

    大太子和四太子手里,尚且有十万控弦之士,还有塞外几千里的疆土。更何况如今大金已经摆脱了束缚,可以放开手脚,发挥骑兵优势,到了现在,大宋想要灭金,困难重重。反而金国可以不断袭击大宋,强弱之势,进退之间,和以往已经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“梁尚书,在下愿意离去,只是我想提醒贵国一件事情……未来的驸马爷,小王爷岳云可是在大金的包围之中。”

    粱扬祖瞬间大怒,冷冷道:“你想威胁大宋?”

    “不敢!”韩昉道:“小王爷固然英勇善战,少年了得。可他到底是孤军深入,我大金已经集结了十二万兵马,布下了天罗地网。原本在下无意威胁大宋,更不敢拿未来驸马的性命要挟……可贵国如此不通人情,不愿意给敝国活路。大金上下,就只有殊死一搏,拼命相争……到时候伤了小王爷,折损了未来的驸马爷,可就怪不得敝国了。”

    粱扬祖咬了咬牙,最后自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:“自便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韩昉被驱逐出去,他最后的这番话,竟然奇迹般让大宋的文臣集体闭嘴了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金人并非真的认输了。

    想想也知道,大宋朝讲国仇家恨,金国和大宋打了六年多,死的人也不少,兀术的兄弟都没了一堆。大宋放不下,金人就能放得下?

    不过是被局势所迫罢了,一旦喘口气,恢复过来,又要继续战。

    所以说议和没有半点价值!

    “打!按照大宋的需要打下去……打到金人再无反抗能力,打到他们心服口服……不然绝不罢兵!”

    张叔夜代表枢密院,表明态度……这也就是说,虽然拿回了燕云之地,但战斗却不能停。

    针对金国的打击,更不能手软,一定要打到金国老实为止!

    如果他们不老实,那就彻彻底底抹掉金国!

    再进一步,消灭女真,也不是不行!

    正如赵桓交代的,大宋的臣子开始审视全局,开始从自身出发,去拟定整体的战略……很显然,这是个良好的开始。

    “良臣,鹏举,什么重文轻武,还是重武轻文的事情,朕就不想多说了,朕相信你们都明白朕的想法……朕只说一件事,在这个关口,朝廷的军事预算的确太多……压得朕喘不过气来,七成岁入,还有那么多额外的债券借款,林林总总算下来,每年几千万缗扔进去,却有太多的事情,朕无暇处置,有太多的弊端,朕无力解决……你们说,朕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岳飞面色凝重,想要说话,韩世忠却摆手,拦住了岳飞。

    “官家,臣以为天下一家,需要花多少钱,应该把岁入放在哪里,自然是一家之主衡量……只是臣以为万万不能因为占用开支太多,便趁机污蔑武人,好容易光复了故土,却被人视作累赘,这样做会寒了人心的。”韩世忠感叹道:“官家睿智,思虑周全,给士兵屯田优待,臣以为大家伙会想通的。”

    很显然,韩世忠变得圆滑了。

    赵桓含笑点头,“朕明白了……良臣,朕会拟定一整套的方略来……打了这么多年仗,受伤老兵,归乡将士……首先,他们的孩子读书花费,朝廷包了……老兵的药物开支,朝廷出了……还要给每个人盖房子,把有功士兵的战绩列入方志,刻成碑文……这些事情,全都交给地方去做,半点不许马虎……良臣,你局的这些安排如何?”

    韩世忠连忙深深一躬,“官家厚爱,将士们必定感激涕零!”

    赵桓笑道:“这都是大家伙该得到的……朝廷养士一百六十年,仗节死义,尽是武人。何为士人?士为知己者死!士大夫为国而死……如此看来,为国牺牲的将士,才是真正的士人!”

    “官家英明!”

    韩世忠声音颤抖,简直要跪下了。

    赵桓继续道:“既然武人堪称国士……朕在御宴上提到的那些,都会落实下去的,朕要尽快划定边疆,在长城内外各二百里,化为军屯区……所有军屯区,一律免税……学堂,医馆,都要一应俱全。朕对士兵的优待,不会是一句话空话,请你们务必放心!”

    这一次没等韩世忠说话,岳飞先是一躬,而后道:“官家,臣愿意营建长城,建立军屯……臣务必不让任何一个将士委屈!”

    赵桓不出意外第笑了。

    岳飞会挺身而出,原因不言自明……他约束手下最严格,但是对手下人也最好,自然不肯让士兵受到半点委屈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韩世忠就油滑多了……两大心腹,各有所长,无分高低,秉性使然。

    赵桓沉吟少许,笑着对岳飞道:“鹏举,李彦仙和岳云领兵占领了原来的辽国上京临潢府……俘获百姓十万,牲畜三十万……兀术想把他们留在塞外……你们看岳云的生路在哪里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