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快小说网 > 赝太子 > 第六百九十章 天命

第六百九十章 天命

最快小说网 www.zkxsw.com,最快更新赝太子 !

    代王府

    雷声雨声,接连不断,雨水哗哗下坠,地面湿漉漉,空气中的粘稠潮湿感,更让人心情烦躁。

    正院,庭院里进进出出都是人,作男主人,苏子籍却不能在此刻进入里面房间,这毕竟是此间的规矩,只能在外面焦急等着。

    因着心情无法平静下来,只能在屋檐下徘徊,看着婆子们不断进出,侍女们端着水盆一会就端出来一些血水,只觉得额头的青筋都在跳。

    哪怕在此之前,他自觉已是运筹帷幄,自信能将乱子解决了,但面临着爱妻产子,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个亲生孩子就要降生,焦急与喜悦,还是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老大夫在之前就给代王妃振过脉,此刻也在外面等候,这是防备着出意外,见代王这样焦急不安,想了想,还是出声安慰:“王爷,您也不必太过忧心,虽提前了些,但王妃一向身体康健,料也无妨。”

    毕竟距离生产的日子本就没差多久,因受到惊吓之类的原因提前产子,也依旧是在正常的时间范畴内,只要别出别的意外,这种事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老大夫的话音刚落,里面就传出了一声清晰的婴孩啼哭。

    苏子籍只觉得一直绷着的神经一下放松下来,看情况,应该母子都没有大碍!

    果然,就有侍女从里面出来,禀报:“恭喜王爷,母子平安,王妃生了个小世子!”

    苏子籍听到这话,没立刻反应而来,而怔在当场。

    说实话,就算是之前给苏家的先人迁坟时,都没有太多血脉相连的感动,眼下一听到这话,整颗心都仿佛一下子浸泡在了五味都有的罐子里,一捏就能出水的感觉,真是头一次!

    “恭喜大王!”听了这话,无论是谁,都一齐拜下。

    苏子籍醒转过来,就立刻吩咐:“赏,重赏!”

    王府嫡长子出生,实属不得了的大事,这早有提前准备,立刻有人俯身领令,事先准备的郡主喜银废弃,按照世子喜银下放。

    成色十足的雪花官银,多则十两,稳婆和老大夫独得,少则五两,人人有份,自然欢呼连连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婆子抱着一个裹得严严实实几乎密不透风的锦缎襁褓出来,背着风,示意让苏子籍亲眼看看。

    苏子籍明知道这里围着一圈人,而婆子也没有走到外面,只挨着门,让他看一眼,仍小心翼翼的将风挡严实了,低头看去。

    就见襁褓之中,一个小人正闭着眼,看起来和猴子差不多,小嘴微微撅着,不知道是睡着了,还是醒着。

    因着眼睛还不能睁开,力气更是小,只微微有点起伏。

    苏子籍却看得津津有味,觉得这孩子真怎么看怎么可爱,简直就继承了他与叶不悔所有的优点!

    真是怎么看都看不够!

    “来,让孤抱一下。”苏子籍说。

    “大王,孩子眉眼还没有舒展,过了半月就可爱了。”婆子忙小心翼翼将襁褓递过去,还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孤知道。”

    这时,惠道也闻讯赶来,没前凑,而在小童陪伴下,站在不远处,伞上落着雨水,眼睁睁看着代王将世子抱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嗯?”苏子籍才将儿子接过,突然一蹙眉,半片紫檀木钿虚影,带着淡淡青光在视野中漂浮,一行青字窜起:“孕育贵子,乃继社稷,是否汲取大徐太子一脉的天命(此举不可逆)?”

    “天命,太子一脉的天命?”

    苏子籍能感受到这词的沉甸甸,但转眼就是一笑,暗觉得自己矫情,自己狸猫换太子,本已经有进无退,这时要是迟疑,不但是自己,满府连着这小儿都死无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苏子籍沉声说着:“是!”

    “汲取人道之种,承接太子一脉的天命天命+1,天命10→11。”

    “咦,原本天命到10,就已经到了极限了,现在却更上一层?”

    才有一念,就听一声巨响,极似一堵高墙坍塌,“轰”一声撼得大地都微微颤抖,天际的乌云本要散去,这时沉沉如墨,越发滚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咦?”同样惊疑出声的惠道的见此则更是震惊。

    “奇哉,原本代王的王气,虽最近徐徐加浓,但总有单薄之嫌,更隐隐有虚浮之处,现在竟一下子增长不少,更得以扎实,这是父以子贵?”

    “父以子贵,天色立变,这是天人感应?”

    伯府

    并不常开门的院子,屋檐下雨水噼啪,正屋卧房里,突然间,一声炸雷,似乎宛是一把铁锤砸下,震得卧房簌簌发抖,而本来熟睡的谢真卿突然之间闷哼一声,浑身一颤,哇的一口鲜血喷出。

    谢真卿惊醒,用手帕掩口咳嗽了两声,拿开一看,洁白手帕一片嫣红,他也不披衣,慢慢起身,没有点灯,而直接走到窗前,将窗轻轻一推,外面的雨声一下就大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阵风吹过来,让谢真卿忍不住又轻轻咳嗽了两声,却没顾及这些,而仰视着黑沉沉的天穹,雷声犹自滚滚,闪电时而在云层间划过,照的脸色铁青。

    “天数竟又变了,我的布局,又被撕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父以子贵?难道太子一脉,天命竟这样眷顾?”

    谢真卿神色阴沉,沉吟良久,突然之间伸手一摸,似乎摸在虚空,但身体一颤,倒退几步,咳嗽着,手帕上竟又了有了殷红的血。

    看着手帕,谢真卿眼神阴冷,以及怀疑上了。

    “姬子诚,你安敢自持气盛,背弃盟约,过河拆桥?”

    “我能坏你一次,必能坏第二次。”

    谢真卿已经有了想法,疾步走出了房,一股风扑面而来,一个值班的丫鬟见他出来,忙上前:“公子,风大雨大,当心着凉了!”

    谢真卿也不理会,直接唤人,就在廊下徘徊,很快就见弘道过来,直接就问着:“俞谦之,到现在还没有发觉藏在陵墓的东西么?”

    弘道一惊,说着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东西藏的隐秘,就使其有可信度,可现在事情却变了,谢真卿听了,脸上毫无表情,一字一板说着:“事情变了,上次塞入的还不够,再加一些,并且近日让他发觉,就算有些破绽也顾不得了,谅他是聪明人,知道该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弘道躬身答着。